首页 > 全民飞机大战美女福利

全民飞机大战美女福利

中华传统武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历代高人辈出,其中当然少不了武圣人关羽。与众多仅存在于江湖传说之中的单挑高手相比,人家关二爷的万人敌可是经过正史加持的:

“绍遣大将军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曹公使张辽及羽为先锋击之。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三国志·关张马黄赵传》)

但是,各位也别小瞧了人家关二爷的嘴炮功夫。在古代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三国演义》里,二爷除了胡子长,骂人也特擅长。

守荆州时,骂东吴豪杰是“江东鼠辈”不说,还把孙权的儿子叫做“犬子”,完全不考虑顺便把娶了bitch的拜把子大哥也骂了进去;

最后到了樊城之战中,杀了“匹夫”庞德,囚了“狗彘”于禁,威震天下的二爷志得意满地现身阵前,指着曹仁继续开骂,结果终于惹火了这位当年横行谯郡的小混混:

“(仁)急招五百弓弩手,一齐放箭。公急勒马回时,右臂上中一弩箭,翻身落马……原来箭头有药,毒已入骨,右臂青肿,不能运动。”

这事儿要放一般人身上,估计就认栽了事了。都20秒KO一脸血了,还要怎么冬雷震震夏雨雪啊?但会武术的关二爷能是一般人吗——人家马上变危机为契机,上演了一处刮骨疗毒的虐心大戏。“吾视死如归,有何惧哉?”“任汝医治,吾岂比世间俗子惧痛者耶!”看看人家这台词功力,啥叫老戏骨?!谁敢拼演技?!

不过呢,对于有一颗妇人兼小人之心的我来说吧,每天晚上读《春秋》的关二爷出口成脏,这个人设一直以来还是挺难以接受的。直到有一天看《参考消息》,才恍然若有所悟,爱看当代春秋的老干部,和喜欢前朝八卦的关二爷,除了隔着时区没法关公战秦琼,本质上大约也没什么不同。但真正解开我多年疑惑的,还是英国基尔大学的研究者在日前召开的英国心理学会年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

为什么关二爷既能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又能一边不打麻醉药接受外科手术,一边下着围棋喝着小酒吃着BBQ?

负责这项研究的心理学家理查德·史蒂芬森(Richard Stephens),过去20年中专注做好一件事:找骂——四处申请研究基金招募志愿者,然后恭恭敬敬地请这些人到自己的实验室花样开骂。有趣的是,根据哥们在论文里泄露的蛛丝马迹,他本来的意图,是走条政治正确的康庄大道,用科学手段证明骂人不对、骂人不好、大家要做文明有礼貌的好宝宝,但结果却适得其反,只好将错就错的走下去。2009年,他在《神经学报告》(Neuro Report)发表论文指出,当志愿者放声开骂时,对疼痛的耐受程度会显著提高——不但可以把手放在冰冷的水中忍耐更长时间,而且还不怎么觉得疼。而在最新的这项研究中,针对29名志愿者进行的骑单车试验和52名志愿者进行的握力试验显示,满口脏话时,这些人的爆发力和手劲都要比念叨其他中性词语时大得多。

基于自己的研究结果和检索文献的收获,史蒂芬森在2015年写了一本书《黑绵羊:坏习惯的正面力量》(Black Sheep: The Hidden Benefits of Being Bad)。他在书中指出,所有那些被文明人所不齿的臭毛病,比如沾花惹草以睡治国啦,有酒必喝逢喝必高啦,一张嘴问候你全家满嘴跑生殖器啦,开车动辄超速并线乱鸣笛玩手机啦,全都有其进化上的积极历史意义。在这本书的前言里,史蒂芬森引用了美国传奇脱口秀主持人强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一句话:“我认识一人,戒了烟,戒了酒,不再乱搞,也不再胡吃海塞。他从此健康的生活着,直到自寻短见的那一天。”但看完这本书,你会发现哥们真正的观点其实是,要是没有这些劣根性吧,我们今天可能还快快乐乐地在非洲丛林里光着屁股摘果子呢。

所以呢,我武惟扬,于国有光,虽然中国功夫这段时间有点儿时运不济,被讥笑为嘴炮党,但焉知满口TMD的大侠们不是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高扬科学和文化的大旗、借助国骂的力量养精蓄锐运功疗伤?咱们的民族英雄凌凌漆不是一早就示范过看A片挖弹头的妙法了吗?

再说了,根据史蒂芬森在书里提及的另外几项研究,像阿Q一样动不动骂两句“妈妈的”,那可绝对是让人迅速提高自信、感觉一切尽在掌握的独门秘籍啊!